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中心网页版 >第二十二章 第一份正式工作

第二十二章 第一份正式工作

将楚月送到之后,车里顿时就只剩下了两个人,南林玲挥手向楚月道别,看着楚月笑着挥手,她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两个人的车内似乎更加的尴尬了,静静的没有任何的话语,南林玲本以为夜星宇会和她说些什么,这样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安静到尴尬,还是说他已经和自己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一会会有人和你交接,但是记清楚,你以后只是我的秘书而已。”在车终于抵达公司之后,夜星宇终于说了一句,但是这句不痛不痒的话语却让南林玲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南林玲很清楚,夜星宇这是让她分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他真的这么不愿意和自己有瓜葛,那为什么又要让自己做他的秘书。

“放心,夜总,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只是您的秘书而已。”南林玲的话中带了几分的讥讽和自嘲,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是定然不会往上贴的。

跟着夜星宇进入了夜氏集团,这也算是南万博体育如何代理,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代理分红可观,诚邀共赢!林玲的第一份如此正式的工作,身上穿的是楚月给她的职业装,活脱脱就是一个职业的白领,这曾是她向往而不能达到的境界,但是现在的她却跟在这夜星宇的身后,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

南林玲的办公室是在夜星宇的办公室外间的秘书室之中,她有些紧张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来好听的男声,“请进。”

“你好……”

“你好,南林玲是吗?夜总有吩咐下来了,我是郝宁,夜总的秘书之一。”南林玲还没有自我介绍完毕男人便抢了南林玲的话,郝宁长的很清秀,只是身材有些偏瘦,斯斯文文的书生气质之中还带了一丝干练的精明,看着南林玲也笑的十分的到位。

“哦,您好,还请多多指教。”南林玲边说着边看向另一边坐着的女人,一脸的冷若冰霜,精致的妆容和干练的打扮让人看了就有想逃的冲动,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美,美的让人印象深刻,只是这个女人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只有让她跟在夜星宇的身边才足够彰显。她见南林玲来了,也不多说,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两万博体育如何代理,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代理分红可观,诚邀共赢!个字,“郝蕾。”

郝蕾?郝宁?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南林玲不禁怀疑道,于是又转头偷偷的瞄了郝宁一眼,这两人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相似,但是气质上却是绝然相反的两个人。

“郝蕾是我姐姐。”郝宁似乎看出了南林玲的脸上的疑惑,主动的为她解释,“你现在暂时是她的助理,我相信有她的指导,你很快就会上手的。”

“你废话很多,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郝蕾的一句话,让郝宁顿时住了嘴。

“我去工作了。”郝宁对着南林玲做了个鬼脸,然后优雅从容的离开了,南林玲虽然有些疑问但是现在看着郝蕾根本就不敢开口。

“那个,请问郝秘书,我现在能做什么吗?”南林玲小心翼翼的问着,毕竟这个女人看起来就有让人躲避的感觉。

“你暂时负责夜总的临时差遣,以后的事情我会慢慢的交给你的。”郝蕾别过头,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运作,根本就没有理会南林玲,“你的位置在那边。”

“哦,谢谢。”

南林玲呆呆的坐在位置上,夜总的临时差遣是指什么,她没有这个概念,只是坐着,等着,但是南林玲并没有等很久,郝蕾桌上的电话便响了,她接起电话说了几句之后便转头看着南林玲道,“茶,夜总习惯喝茶,而且工作的时候茶不离手,你必须要保证在他需要的任何时候手中有一杯热茶,而现在就是他需要的时候。”

“哦,我马上去。”南林玲记得刚才的茶水间就在外面,便飞似的跑去了,那应该是夜星宇的私人茶水间才是,这也就是说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泡茶。

泡茶对南林玲来说并不是难事,困难的是她要将这茶端给夜星宇,南林玲站在门口努力的深呼吸,告诉自己只是单纯的在工作而已,她鼓起勇气敲响了夜星宇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面响起的是夜星宇的平静的声音。

听到南林玲的声音夜星宇才终于抬了抬头,扫过她手中端着的茶没有一丝的动容,“放下吧,把这份文件拿到行政部,另外去郝蕾那里将我的行程表拿来,她应该有和你说过,万博体育如何代理,万博体育是澳门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代理分红可观,诚邀共赢!我今后的行程由你安排。”

“是,夜总,我马上去。”南林玲结果夜星宇手中的文件立刻就出去了,只是她似乎还是不很能适应这样的夜星宇,一板一眼,完全的公式化,不过这一点他应该向他学习才是,于是南林玲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

夜星宇的行程安排的很满,南林玲几乎一整天都在跟着他到处走,踩着高跟鞋的两只脚像断了一般完全没有了知觉,这比她之前在颜色工作要累的太多了,最重要的是刚上任的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是没有带齐资料,要么就是安排错了东西,若不是郝宁赶来救场,恐怕一切都会变的很糟糕,这也是南林玲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的没用,而夜星宇却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睛冷冷的扫过做错事的她,单纯的像一个严厉的上司对下属的不满。

直到夜星宇最后驱车离开,南林玲才像被丢弃的玩偶,觉得一下子放松了,又觉得一下子没有了力气。

“这秘书不好玩吧。”郝宁站在南林玲的身边微笑的说道。

“嗯。”南林玲应的有些尴尬。

“你已经算好了,像郝蕾那样的工作狂当初也是在夜总的魔手下过来了,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次,所以夜总现在对你已经算是转性了。”郝宁的话知不知道是单纯的安慰南林玲还是话中有话的想暗示什么,只是将这一切都隐藏在笑容之下,让人看不清楚,“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今天谢谢你了。”

“说这些就太见外了,大家都是同事,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自己回去小心,再见。”

“再见。”

南林玲根本累的连晚饭都没有胃口,认命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往着家走去,不过这样忙对她来说倒不是坏事,手忙脚乱的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周而复始的秘书工作已经占据了南林玲生活的绝大部分,她与夜星宇像是形同陌路的两人,唯一搭上话的时候便是看着夜星宇和楚月说话之间,两人才好像终于有了交集一般。她一直都将这种感觉压在心里,因为她没有时间去想,也没有机会再去奢望什么。

南林玲准备将最后的行程安排说与夜星宇的时候,心想着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今天并不是很忙,而且晚上夜星宇有晚宴,这样她也可以早一些回去了,虽然她现在已经适应了这份工作,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累。

“夜总,晚上的徐总的宴会是八点准时开始,礼服已经安排好了,需要我现在去取吗?”

“不用了,我自己一会过去拿。”

“是,那没事的话我就先退下了。”

“等一下。”夜星宇抬头叫住了要离开了南林玲,“你似乎还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

“我的女伴。”

女伴?南林玲有些如梦初醒的抬起头,下意识的回答,“夜总想约哪位小姐?”

“哪位,你觉得我有了楚月之后还会约其它的女人出席吗?”夜星宇稳稳的靠在了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说的话有意无意的指向了这两人都努力的避开的话题之上。在南林玲的印象中,工作中的夜星宇依旧还是公私分明,但是今天提到楚月像是有些故意的炫耀让她顿时又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对不起,夜总,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

“很好,这是楚月第一次陪我参加晚宴,我需要借这次将她介绍给所有人认识,我的意思你懂吗?”

“我明白。”将楚月介绍给所有人认识吗?在夜星宇的心中,楚月已经重要到这样的地步了,而林蓝难道就没有一点的反应吗?只是她现在再也无法知道这些消息了。

“明白就好,手上的事情都放一下,我晚上要见到一个最漂亮的女伴,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夜星宇不紧不慢的又接了一句。

“好的,我马上就去。”南林玲尽力的想扯出一个笑容,只是哪怕是一个虚伪的笑容,她现在也有些有心无力,这种感觉像是在嫉妒吗?她不禁觉得好笑。

楚月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晚上的宴会,等着南林玲过去接她的时候已经打点好了一切跟着南林玲到了早已预约的美容院,自有专属的人员为她们服务,这也是属于有钱人的生活。但是她却也像是助手一样忙着将楚月打扮的漂亮,毕竟这是夜总的吩咐,而她只是一个小秘书。

但是这样的情景,却总是让人感触,为人做嫁衣裳,新娘却不是自己,她忙活的不过是楚月在晚宴上对众人的莞尔一笑,赢来的也不过是夜星宇对楚月的柔情,那她算什么,她现在明白了,夜星宇将她留在身边,不是为了其它,而是单纯的为了折磨她而已,他在报复她,毕竟是那样骄傲的男人,如何能忍受自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

“南林玲,我有些紧张。”楚月拉着南林玲的手,看上去是有些不淡定,南林玲看着楚月的愁眉,也只能微笑着安慰。

“表姐,放心吧,有夜总在呢?”

“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就好了,我就是怕给野丢脸。”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